bokee.net

中学教师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学生作品:人杰•鬼雄

人杰·鬼雄
 
兴国平川中学高二(17)班 汪超男
四面,响起了楚歌……
荆楚特有的蛮荒凄楚之声从远处渐渐向垓下传来,越来越近,越来越悲。这浑厚的歌声就这样一直萦绕在营帐上空,不愿离去……
我闻到风中杂夹着浓重的血腥味,脑海里便浮现起几天前战场上的厮杀场面。我载着他驰骋,他怒目双睁,刀刃所过之处,无一活口。他尽情地挥刃,我狂傲地飞奔……可我们谁都逃不过注定的命运,即使他是不败的项羽,我是桀骜的乌骓。
寒风呼呼地吹过,营帐里的烛火忽明忽灭。我看到他的眉头紧锁,凛冽的眉宇间刻着的拂不去的忧愁,却仍遮盖不了他的七分霸气、三分柔情。
“汉皆已得楚乎?”他轻轻惊叹。看着我和虞姬,他那刚毅的脸上竟淌满了泪滴:“力拔山兮气盖世!时不利兮骓不逝!骓不逝兮可奈何!虞兮虞兮奈若何!”
奈若何?怎奈何?项王啊项王,我们又能如何?
美人的脸上早已是泪痕点点,她用悲婉凄美的声音唱起了和歌:“汉兵已略地,四方楚歌声,大王意气尽,贱妾何聊生!”
泪已决堤。他紧了紧战袍,跨上鞍,看了一眼营帐和帐中的美人。我知道,他是想要再搏一次,所以我全力飞奔,载着他,趁夜突破重围。
接近天明,清晨的寒气逼人,将士手中的剑还泛着带血的寒光,他们屏气凝神,丝毫不敢大意,因为他们心里很清楚,汉军不久不会发觉他们的逃亡,然后便会有一场以寡敌众的厮杀。
我们行进到了阴陵,却不幸地迷了路。那个田父错指的路,将我们带入了沼泽,当我的四蹄尚在泥沼中挣扎时,汉军已有上千人追赶而来。
东城,被围,仅余二十八骑。盖世的霸王看着仅剩的二十八人,自嘲而无奈地大笑:“吾身七十余战,未尝败此,今困于此,乃天之亡我,非战之罪也。吾愿为诸君快战!必三胜,为诸君溃围!”
好个项王,无论身在何地,身处何境,对那份自信仍旧不加掩饰。善哉!这才是真英雄,这才是唯一能驯服我的西楚霸王!项王啊,事已至此,无论如何,乌骓定不负你,必和你一同死战!
我仰天长啸,项王亦大呼,斩敌百人,杀得酣畅淋漓,汉军皆靡。
呜呼快哉!世之枭雄,非羽何人!
一路疾驰,我们行至乌江,那亭长已在此等候,他对王说:“大王急渡!”
可项王,无比尊严的项王,仰天大笑:“天之亡我,我何渡为!籍与江东八千子弟渡江而西,今无一人还,籍独不愧于心乎?”项王,你可知你的义气柔情是你最大的弱点!刘邦小人,狠心无情,可这正是一个帝王必须有的,你成不了帝王,因为你不是“神”,你是个真真正正的“人”。正是这样有血有肉的人,才能让乌骓誓死追随啊!
项王向我投来不忍的目光,我突然预感到即将会有什么发生,便哀求似的扯了扯他的战袍。可他终究说道:“此马无敌,日行千里,吾不忍杀之,以赐公。”他便这样将我赠给了亭长。
亭长将我牵到一旁,我看到霸王的眼中霎时布满了杀气,他大喝一声,再次冲锋,以一当十,复斩敌百人。虽身受重伤,可那份凛然锐气,让汉军皆不敢近前。他半跪于地,将插在地上的剑拿起,夕阳的余晖已落满地,我分不清他身上的究竟是血还是如血的残阳……
他一挥手,便倒在一片血泊中……
我撕心地吼叫,疯狂地扬起双蹄,亭长缚不住我,我奔到他的身边,发出一声声的悲鸣,流下了我的最后一滴泪。
良久,亭长小心翼翼地将我拉上小舟,欲渡乌江。看着血水翻滚的乌江,在亭长的惊异声中,我毅然决然地跃入了江水之中,携着我对霸王的始终不渝的追随之心在冰冷的河水中一直下沉,下沉……
英雄驰骋,男儿气概,谁胜霸王!刚烈如我,普天之下,只随霸王!在汩汩乌江水中,我的耳畔,又回荡起那首《核下歌》,久久无法散去。
力拔山兮气盖世,时不利兮骓不逝,骓不逝兮可奈何,虞兮虞兮奈若何!
 
笔者有感:纵横吟啸,终不敌刻骨柔情,后人览之,不亦悲夫?到底是一世枭雄一世空,一曲楚歌一曲愁,三更归梦三更后,后人多情伤霸王!
分享到:

上一篇:学生作品:像

下一篇: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